市場洞察

奧運會的包容性是吸引觀眾的關鍵所在
新聞

奧運會的包容性是吸引觀眾的關鍵所在

观众對女子運動項目日益濃厚的興趣尚未轉化為與男子運動項目同等規模的媒體報道和金融投資,但今年的夏季奧運會有機會向品牌和賽事持權人展示,全球觀衆對女子運動項目的興趣有多高。奧運會是世界上最大的體育賽事,而它也是一場男女粉絲數量幾乎持平的體育盛會。

除了為參賽運動員創造性別平等的競技場,奧運會還擁有所有體育賽事中最多的觀眾,全球13個最大經濟體中有47%的受訪對象表示對夏季奧運會感興趣。相比之下,作為世界上最知名的體育聯賽之一,美國職業籃球聯賽(NBA)遠遠排在第二位, 全球13個最大經濟體中有33%的受訪對象表示對NBA感興趣。

除了整體興趣,奧運會還吸引到了其他體育賽事所沒有的元素:女性粉絲的廣泛興趣。在這兩周的時間裏,女性對賽事的興趣幾乎超過男性,45%的受訪女性對夏季奧運會感興趣,數據稍稍落後男性的48%。更重要的是,受訪女性對奧運會的興趣比對NBA的興趣高出整整12個百分點。在某些國家,受訪女性對奧運會的興趣甚至高於男性。

從商業機會的角度來看,奧運會的獨特之處在於它幾乎平等地吸引了男性和女性的關注。更獨特的是,一些女子項目引起的關注將女子運動提升到了更高的水平。值得注意的是,至少70%的羽毛球、體操、遊泳、桌球、網球和排球愛好者對這些項目的女子賽事感興趣。女子自行車在奧運會期間也有廣泛的吸引力,盡管環法自行車賽(Tour de France)等全球知名的自行車賽事往往更注重男子之間的競爭。

在全球體育產業努力推動更廣泛的性別平等(尤其是在媒體領域)之際,人們對女子項目的興趣和參與非常重要。雖然賽事當天的門票銷售很重要,但全球體育賽事相當大一部分的收入與轉播權銷售有關。盡管觀眾對女子賽事的興趣越來越大,但轉播時間和媒體報道與男子賽事相比卻遠未持平。

例如,2019年美國網球公開賽(U.S. Open)女子網球決賽在美國獲得了比男子網球決賽更高的平均收視率。吸引大量觀眾的不僅僅是傳統體育項目,去年,2020板球世界杯創下了新的電視收視和數位媒體記錄,成為有史以來觀看人數最多的女子板球賽事。

盡管電視觀眾和數位媒體的受眾規模可觀,但媒體對女子賽事的報道仍然不顯積極。根據尼爾森體育2018年的一項研究,歐洲各地媒體對女子賽事的報道量最低時僅為2%,在高峰時期也僅為12%。Signal人工智能分析了80多種語言的25萬篇新聞文章發現,女子網球大滿貫賽事的報道比男子網球賽事少41%,盡管最近女子網球賽事的收視率有所上升。

並非每個聯賽或體育組織都像國際奧委會(IOC)那樣認識到女子賽事的重要性。國際奧委會從幾十年前就開始在比賽數量上實現性別平等,特別是在過去50年裏這一點更加突出。

值得注意的是,1896年的第一屆奧運會只有男性運動員參加。到1972年的慕尼黑奧運會,只有20%的比賽對女性開放。今年的東京奧運會有46%的比賽只對女性開放。唯一一個沒有女子項目的分項是古典式摔跤——棒球和壘球則被視為相互之間實現性別平衡。 不過,古典式摔跤確實也有舉辦女子國際賽事。

在今年的夏季奧運會上,男女選手獲得獎牌的機會幾乎相等,男女選手的表現對代表團的整體成功都至關重要。相比之下,以1964年為例,女子奧運獎牌對代表團整體成績的影響就明顯較小。2016年里約奧運會的獎牌結果顯示了女性運動員對代表團表現的影響。中國和美國兩個奪牌大戶,均是女子運動員的貢獻略高於男子運動員。加拿大、荷蘭和新西蘭等其他球隊中,女性在整個代表團的成功中發揮了更大的作用。

國際奧委會為了在奧運會賽場上營造性別更均衡的競爭環境而做出的改變,在很多方面均遠遠領先於奧運會所處的時代——也領先於其他體育領域。50年來,女子運動員們堅持不懈地爭取更多參賽機會,讓奧運會成為全球體壇中最大的體現運動員和觀眾性別平等的平臺。除了平等競爭外,全球體壇仍需要進步,以確保所有運動員都能得到公平對待,包括哺乳期母親以及生理結構超出傳統標準的運動員。而運動員和體育愛好者能在此過程中協助發揮中堅作用。作為女子體育項目的最大展示平臺,奧運會僅憑人們(包括男性和女性)對自身的喜愛,在全球體壇中成為展示性別平等重要性的光輝榜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