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尼尔森-格拉森诺发布虚拟奖牌榜最终预测

43 分钟阅读 | 2022 年 2 月

数据显示,挪威再次成为获得奖牌最多的国家,俄罗斯奥委会打破了俄罗斯和苏联的记录

更新:受全球 COVID-19 大流行病的影响,北京冬奥会有可能比往常更加难以预测。与往常一样,尼尔森 Gracenote 虚拟奖牌榜使用了自 2018 年上届冬奥会以来的数据,以确定有可能在 2022 年冬奥会上取得成功的运动员。目前排名前三的一些选手很有可能因未能通过 COVID 检测而无法参赛。在撰写本报告时,奥地利跳台滑雪运动员萨拉-玛丽塔-克拉默(Sara Marita Kramer)(原预测为金牌)因 COVID 检测呈阳性而退出奥运会,并从预测中除名。匈牙利短道速滑运动员刘少昂(预计银牌)也因同样原因出局。

加州埃默里维尔--2022年2月2日--距离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式还有两天时间,尼尔森公司的Gracenote发布了最终的虚拟奖牌榜(VMT)预测。考虑到自2018年冬奥会以来主要比赛的所有结果,Gracenote预测了第24届冬季奥运会参赛国的金、银、铜牌数量。

自 2021 年 10 月 27 日重新公布 2022 年北京冬奥会奖牌榜以来,中国和日本进步最大,分别增加了 7 枚和 6 枚奖牌。今冬世界杯赛季的成绩对俄罗斯奥委会(ROC)产生了影响。与 10 月 27 日相比,俄罗斯奥委会的预计奖牌总数减少了 8 枚。

以下是即将于 2022 年 2 月 4 日开幕的奥运会的 VMT 预测要点:

  • Gracenote预计挪威将连续两届蝉联冬奥会奖牌榜榜首。目前预计挪威人将获得44枚奖牌,这将打破他们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创下的39枚奖牌的奥运会纪录。
  • 美国和加拿大预计将在 2022 年北京奥运会上争夺第四名。美国队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获得的奖牌数少于他们的北方邻居。加拿大从未在连续两届冬奥会的奖牌榜上超过美国队。
  • 自虚拟奖牌榜在 2022 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前 100 天重新发布以来,加拿大的奖牌数增加了一枚。加拿大队的奖牌预测现在与美国持平。
  • 随着俄罗斯运动员获准以俄罗斯奥林匹克委员会(ROC)的旗帜参赛,2018 年,这支队伍的表现有望比其前身 "俄罗斯奥林匹克运动员队"(Olympic Athletes from Russia team)有显著提高。据预测,俄罗斯奥委会将比任何一支代表俄罗斯或苏联参加冬奥会的队伍在非东道主的情况下赢得更多奖牌。
  • 据预测,德国将在 2018 年获得 31 枚冬奥会奖牌的基础上略有下降,预计 2022 年将获得 30 枚奖牌。
  • 全球 COVID-19 大流行迫使许多亚洲选手放弃了 2018 年平昌冬奥会和 2022 年北京冬奥会之间的重大赛事,导致数据比往常少。根据目前的成绩数据,这些国家(尤其是中国)的表现可能会被低估。不过,本赛季亚洲参加世界杯赛事的情况使这些国家的预测更加清晰。

十大获奖国家

挪威 

(2022年预计:44枚奖牌,2018年:39枚奖牌)
,挪威有望超过其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创纪录的39枚奖牌总数。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将是挪威人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目前,挪威在这两个项目上预计将获得28枚奖牌,比他们在历届冬奥会上获得的奖牌多8枚。

小心

  • Aleksander Aamodt Kilde(高山滑雪)
  • Johannes Thingnes Bø, Sturla Holm Lægreid, Marte Olsbu Røiseland, Tiril Eckhoff (Biathlon)
  • Johannes Høsflot Klæbo, Therese Johaug (越野滑雪)
  • Jarl Magnus Riiber(北欧联合体)
  • 马里乌斯-林德维克(跳台滑雪)
  • 马库斯-克利夫兰(单板滑雪)

德国

(2022年:30枚奖牌,2018年:31枚奖牌)
,德国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获得的31枚奖牌将略有下降。这是德国自 2002 年盐湖城冬奥会以来的最好成绩,当时德国人创造了 36 枚奖牌的纪录。这一纪录后来被美国(2010 年 37 枚)和挪威(2018 年 39 枚)打破。

小心

  • 弗朗切斯科-弗里德里希、劳拉-诺尔特(雪橇)
  • Johannes Ludwig、Julia Taubitz、Toni Eggert、Sascha Benecken(雪橇)
  • Vinzenz Geiger、Eric Frenzel(北欧两项赛)
  • 卡尔-盖格(跳台滑雪)

俄罗斯奥委会

(2022 年:30 枚奖牌,2018 年:17 枚奖牌)
,俄罗斯运动员获准以俄罗斯奥委会的名义在奥林匹克旗帜下参加北京冬奥会。据预测,俄罗斯队将获得 30 枚奖牌,超过任何俄罗斯或苏联队在非东道主冬奥会上获得的奖牌数。越野滑雪和花样滑冰目前预计将是俄罗斯奥委会最成功的项目,各将获得 7 枚奖牌。

小心

  • Alexander Bolshunov、Natalia Nepryaeva(冬季两项)
  • 卡米拉-瓦列娃(花样滑冰)
  • 马克西姆-布罗夫(自由式滑雪)

美国

(2022年:22枚奖牌,2018年:23枚奖牌)
美国仅有两次(1998年、2018年)在冬奥会上获得的奖牌数少于加拿大。根据 Gracenote 目前的预测,由于两国实力接近,这种情况可能会在 2022 年重演。美国的奖牌可能分布在八个项目上,其中自由式滑雪的奖牌最多。

小心

  • 米卡拉-希弗林(高山滑雪)
  • 凯莉-汉弗莱斯、埃拉娜-迈尔斯-泰勒(雪橇)
  • 杰西卡-迪金斯(越野滑雪)
  • 安东尼-霍尔(自由式滑雪)
  • 布列塔尼-伯(速度滑冰)

加拿大

(2022年:22枚奖牌,2018年:29枚奖牌)
加拿大在2018年冬奥会上的奖牌总数刚刚创下历史最好成绩。目前预测 2022 年北京冬奥会的奖牌数为 22 枚,这将是加拿大自 2002 年盐湖城冬奥会以来奖牌数最少的一届冬奥会。虽然速度滑冰预计将获得 8 枚奖牌,看起来是加拿大实力最强的项目,但加拿大选手一如既往地在多个项目上都是竞争者。

小心

  • Kim Boutin(短道速滑)
  • 马克-麦克莫里斯(单板滑雪)
  • 伊莎贝尔-魏德曼,伊瓦妮-布隆丹(速度滑冰)

瑞士

(2022年:21枚奖牌,2018年:15枚奖牌)
瑞士在2018年冬奥会上获得15枚奖牌,创造了该国自1988年以来在冬奥会上的最好成绩。根据 Gracenote 目前的预测,瑞士将在北京冬奥会上取得更好的成绩,预计将获得 21 枚奖牌。瑞士要想创造新的奥运奖牌数纪录,高山滑雪和自由式滑雪是关键项目。

小心

  • Beat Feuz、Marco Odermatt、Lara Gut-Behrami、Corinne Suter(高山滑雪项目)

荷兰

(2022 年:20 枚奖牌,2018 年:20 枚奖牌)
预计荷兰将在 2018 年冬奥会上再创佳绩,获得 20 枚奖牌。如果荷兰实现这一目标,这将是荷兰连续第三次在冬奥会上获得 20 多枚奖牌。在 2011 年之前,荷兰从未在一届冬奥会上获得超过 11 枚奖牌。荷兰队的表现一如既往,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滑冰赛道上的项目。

小心

  • 苏珊娜-舒尔廷(短道速滑)
  • 金伯利-博斯(骨骼)
  • Thomas Krol、Jorrit Bergsma、Irene Schouten、Ireen Wüst(速度滑冰)

瑞典

(2022年:19枚奖牌,2018年:14枚奖牌)
如果瑞典能在北京冬奥会上获得16枚奖牌,那将是该国在冬奥会上的最好成绩,而根据目前的预测,他们将远远领先于这一成绩。今年,瑞典女运动员的实力尤为强劲。预计瑞典女运动员将获得12枚奖牌,另外两枚奖牌将在高山滑雪混合项目和冰壶混合双打项目中产生。

小心

  • Hanna Öberg, Elvira Öberg, Sebastian Samuelsson(冬季两项)
  • 冰壶队
  • Ebba Andersson、Frida Karlsson(越野滑雪)
  • Nils van der Poel(速度滑冰)

法国

(2022年:19枚奖牌,2018年:15枚奖牌)
法国在2014年和2018年冬奥会上的两次最好成绩分别是夺得15枚奖牌。法国有望在此基础上更上一层楼,赢得 19 枚奖牌。高山滑雪、冬季两项和自由式滑雪的出色表现将是法国在北京冬奥会上夺得新的奖牌数纪录的关键。

小心

  • Alexis Pinturault(高山滑雪)
  • Quentin Fillon Maillet、Emilien Jacquelin(冬季两项)
  • 苔丝-勒德克斯(自由式滑雪)

日本

(2022年:19枚奖牌,2018年:13枚奖牌)
日本在过去三届冬奥会上的奖牌总数都有所提高,上届冬奥会获得了创纪录的13枚冬奥会奖牌。日本有望在北京打破这一纪录,赢得 19 枚奖牌。

小心

  • 羽生结弦(花样滑冰)
  • Akito Watabe(北欧联合体)
  • 小林龙裕、高桥沙拉(跳台滑雪)
  • 平野步、户塚勇人、村濑国友(单板滑雪)
  • 高木美穗,小平奈绪(速度滑冰)

其他主要冬季运动国家

奥地利

(2022年:15枚奖牌,2018年:14枚奖牌)
据预测,奥地利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将比平昌冬奥会多获得一枚奖牌。部分原因是奥地利在更多冬奥项目上有机会获得奖牌。据预测,奥地利将在北京冬奥会上获得七个不同项目的奖牌,这将追平该国在 2010 年创下的纪录。

小心

  • Vincent Kriechmayr、Katharina Liensberger(高山滑雪)
  • 丽莎-特雷莎-豪瑟(两项全能)
  • 沃尔夫冈-金德尔、马德莱娜-埃格尔、洛伦茨-科勒、托马斯-斯图(雪橇)
  • Johannes Lamparter(北欧联合体)
  • 安娜-加瑟(单板滑雪)

中国

(2022年:13枚奖牌,2018年:9枚奖牌)
,中国有望在本届冬奥会上取得历史最好成绩,获得13枚奖牌,其中包括6枚金牌。预计中国将在花样滑冰、自由式滑雪、短道速滑、单板滑雪和速度滑冰等之前曾获得过奖牌的项目上夺得奖牌。

小心

  • 徐梦桃、孙嘉旭、顾爱玲(自由式滑雪)
  • 任子威、武大靖、方可欣(短道速滑)
  • 蔡学通(单板滑雪)
  • 宁忠艳(速度滑冰)

意大利

(2022年:13枚奖牌,2018年:10枚奖牌)
意大利在过去两届冬奥会上都提高了奖牌总数,根据 Gracenote 虚拟奖牌榜的预测,意大利将再次提高奖牌总数。13 枚奖牌将是意大利自 2002 年盐湖城冬奥会以来的最好成绩。如果奖牌数超过这个数字,则将创下意大利自 1994 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创纪录的 20 枚奖牌以来的最好成绩。

小心

  • Federica Brignone、Sofia Goggia(高山滑雪)
  • 多萝西娅-维勒(双项滑雪)
  • 费德里科-佩莱格里诺(越野滑雪)
  • Arianna Fontana(短道速滑)、Michela Moioli(单板滑雪)
  • 弗朗西斯卡-洛洛布里吉达(速度滑冰)

韩国

(2022 年:7 枚奖牌,2018 年:17 枚奖牌)
虚拟奖牌榜预测显示,与四年前举办冬奥会时创纪录的奖牌总数相比,韩国的奖牌总数将大幅下降。考虑到韩国历史上的奖牌数,该预测很有可能低估了韩国在北京奥运会上的实际奖牌数。

小心

  • Hwang Dae Heon, Choi Min Jeong, Park Ji Won, Kim Ji Yoo (Short Track)
  • 李相镐(单板滑雪)

追溯尼尔森 Gracenote 虚拟奖牌榜的发展历程

十多年前,Nielsen Gracenote 首次推出虚拟奖牌榜 (VMT) 方法,用于预测最有可能获得奥运金牌、银牌和铜牌的国家。随着后续奥运会的举办,该算法在吸取经验教训的基础上不断改进。目前,数据驱动的奥运会成绩预测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全球 COVID-19 大流行。

要准确预测运动员和国家在每四年举行一次的赛事中的表现本来就很困难。COVID-19 增加了更多的不可预测性,许多国家的锦标赛、选拔赛和比赛被推迟、取消或运动员缺席。

Gracenote Sports 不断调整自己的方法,并利用每届奥运会的机会来完善我们的方法,而 COVID-19 则使这一过程更加清晰明了。

不过,在几个月前刚刚结束的夏季奥运会上,我们的方法论以及我们对方法论的不断更新得到了进一步验证。以下是一些亮点:

  • 我们的 VMT 模型正确预测了奖牌总数排名前十的国家。
  • 在排名前 20 位的国家中,日本、荷兰、意大利、巴西、土耳其和印度都被正确预测为获得有史以来最多奖牌的国家。加拿大被正确预测为 1984 年以来成绩最好的一届奥运会。
  • 在 VMT 预测的前六名中,有四名的总成绩与其预测的总成绩相差不到一枚金牌。
  • 即使没有观众,我们的主场优势再次发挥了作用,东道主日本队与 VMT 预测的奖牌总数相差不到一枚金牌和两枚奖牌。
  • 我们正确预测了俄罗斯奥委会的奖牌总数,与德国的最终结果相差不到两枚奖牌。
  • 我们对意大利创纪录表现的预测是准确的,因为我们预测他们的最终奖牌数在一枚和两枚金牌之间。
  • 我们正确预测了韩国 20 多年来首次跌出金牌榜前十名;还正确预测了韩国的奖牌总数,金牌数仅差一枚。

然而,还有改进的余地。我们对东道主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预测--中国 13 枚奖牌、日本 19 枚奖牌、韩国 7 枚奖牌--可能会受到运动员因 COVID 而未参加奥运会前赛事的影响。虽然奥运后的验证显示 VMT 表现良好,但我们仍在不断调整我们的方法,以确保尽可能达到最佳表现。

有鉴于此,以下是我们多年来调整 VMT 的一些方法:

主场优势

2012 年之前,人们认为任何主场优势都是由于额外投资所致,并将反映在成绩中。VMT 准确预测了英国的奖牌总数为 65 枚,但在金牌方面预测不足。为了使金牌预测更加准确,引入了主场优势因素。2020 年东京奥运会再次证明了这一方法的有效性,东京奥运会前预测的日本 60 枚奖牌(26 枚金牌)与最终的 58 枚奖牌(27 枚金牌)非常接近。

最佳成果

在某些体育项目中,选手在奥运会期间取得的成绩数量大相径庭。VMT 并不将所有这些成绩纳入奥运会之间的排名,而是使用每位选手的最佳成绩记录,再加上其他因素,得出排名。这意味着,参赛次数明显多于其他选手的选手不会因此获得奖励。

个人赛季最佳成绩

田径和游泳等运动的预测通过每年使用个人赛季最佳时间加入虚拟比赛而得到改进。

多年来,对 VMT 算法的这些改动以及其他改动改善了我们对奥运会的预测。不过,全球 COVID-19 大流行带来了其他问题。

缺乏比赛

由于全球大流行病,世界各地的冬季体育赛事被取消,特别是 2020 年。一些运动项目甚至取消了世界锦标赛,包括冰壶和冰球世界锦标赛。

幸运的是,大多数冬季运动项目每年都有许多赛事。因此,在预测东京奥运会奖牌榜时,比赛取消或延期对冬奥会预测的影响还没有夏季运动会的影响大。不过,我们习惯使用的数据量相对较小。这可能导致对这些运动项目的评估不如往常准确。

失踪运动员

自 2020 年初全球发生 COVID-19 大流行以来,冬季体育赛事的运动员参加情况并不理想。这种情况在 2021 年世界短道速滑锦标赛和世界单人速滑锦标赛上尤为突出,当时没有任何亚洲运动员参赛。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在 2019 年举行的上一届短道速滑世锦赛上,韩国和中国获得了 30 枚奖牌中的 16 枚,在 2020 年速度滑冰世锦赛上,日本、韩国和中国获得了 48 枚奖牌中的 7 枚。

为了适应这种情况,我们的分析师降低了这两项世锦赛在我们算法中的权重。在 2022 年北京冬奥会之前,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都将举行多场世界杯赛事,因此这些赛事将有助于提高虚拟奖牌榜的预测结果,因为它们与冬奥会的时间非常接近。

中国

在 2020/2021 冬季运动赛季,中国选手只有花样滑冰运动员和自由式滑雪运动员顾爱玲,她在美国工作。没有哪个国家能比东道主中国在该赛季的数据更少。

目前,中国运动员参赛人数不足是我们虚拟奖牌榜计算的最大问题。中国在冬季运动项目上并不擅长,在历届冬奥会上只获得过 11 枚奖牌,但他们在本届冬奥会前投入了大量资金。通常情况下,我们会看到投资带来的成绩提升,但由于缺乏竞争,这一点并不可能实现。鉴于中国取得的成绩,我们最终预测的 13 枚奖牌是合理的,但可能会偏低。

除了中国目前预计获得的 13 枚奖牌外,以下奖牌最有可能带来惊喜:

女子单人雪橇:应青

单人滑为中国提供了机会,因为它此前从未成为奥运会项目,而中国队将比任何人都更了解这条赛道。应青是中国三名潜在参赛选手中的佼佼者,因为她在 2019 年 12 月的柯尼希(Königsee)比赛中赢得了一场非常高质量的比赛。

雪橇 - 2 名女子应青和杜佳妮

在 2019/2020 赛季,中国选手在该项目上一直保持在前十名左右。经过两年的进一步发展,再加上对北京赛道了如指掌的主场优势,中国队完全有能力挑战该项目最优秀的选手。应青和杜佳妮是中国组合中的佼佼者。

同样,中国年轻的 2 人雪橇队和 4 人雪橇队也有可能获得奖牌。4 人雪橇队在 2020 年 2 月的圣莫里茨站比赛中获得第七名,2 人雪橇队在同一站比赛中获得第 10 名,创造了世界杯的最好成绩。

单板滑雪--半管蔡雪桐

就在 2020 年 3 月之前,单板滑雪运动员蔡雪桐在半管比赛中取得了骄人的成绩。蔡雪桐赢得了她在大流行病之前的最后三项重要赛事的冠军。她缺席了 2021 年最重要的两场比赛--X 运动会和世锦赛,这意味着她跌出了虚拟奖牌榜前三名。

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

以徐梦桃为首的多名中国选手在2019/2020世界杯赛场上表现出色,但没有参加2020/2021赛季的比赛。中国队将在团体空中技巧比赛中占据有利位置,并有机会参加个人项目的比赛。

为了确保最准确的 VMT 结果,我们一直在进行调整,但根据全球大流行病的影响进行调整是我们的方法论所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不过,我们的团队为 2020 年东京奥运会所做的调整是有效的,而且在此过程中吸取的其他经验教训也让我们对 2022 年北京奥运会的预测充满信心。

东道主中国能否在 2022 年冬奥会上增加奖牌数?

根据尼尔森 Gracenote 虚拟奖牌榜(VMT)的预测,2022 年冬奥会的主办国中国将在北京冬奥会上比 2018 年平昌冬奥会多赢得四枚奖牌。然而,由于 COVID-19 的缘故,中国运动员没有参加世界赛事,因此从 2020 年 2 月到本冬季运动会期间缺乏中国选手的数据,这可能会掩盖更多奖牌的提高。

主办奥运会(夏季或冬季奥运会)的国家在历史上的表现要好于往届奥运会。主办国通常会增加对体育的投资。财政资源的改善与奥运会奖牌的成功直接相关。他们会聘用更好的教练,改善设施,更加注重人才培养。这种投资和改善往往会在两届奥运会之间的成绩中显现出来,但由于 COVID-19 的流行,中国选手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没有取得成绩。VMT中通常采用的主场优势调整已经扩大,以帮助解释这些缺失的数据,但在这样做之后,中国的奖牌预计仍然只比2018年获得的奖牌多几枚。

一般来说,主办国的奖牌数都能比上届冬奥会有所提高,而且往往是大幅提高。事实上,在过去的九届冬奥会中,有五个主办国获得的奖牌数至少是上届冬奥会的两倍。但目前的数据并没有显示中国运动员在北京奥运会上取得了这样的进步,即使在我们的虚拟奖牌榜算法中对通常的主场优势因素进行了调整。

在 2018 年平昌冬奥会上,中国队共获得 9 枚奖牌。近四年后,中国队预计将在 2022 年北京冬奥会上夺得 13 枚奖牌。

中国从未获得过高山滑雪、冬季两项、雪橇、越野滑雪、冰球、雪橇、北欧两项、跳台滑雪等项目的冬奥会奖牌。

根据 Gracenote 目前的预测,在 2022 年北京奥运会这些项目的前八名中没有中国参赛选手。

中国在北京的奖牌机会可能仅限于冰壶、花样滑冰、自由式滑雪、短道速滑、单板滑雪和速度滑冰。要使中国在 2018 年获得的奖牌数翻一番,从 9 枚增加到 18 枚,在这些项目中,Gracenote 排名前八的中国参赛选手和队伍中约有 70% 需要进入前三名。

在 2022 年北京奥运会上,中国最有希望获得奖牌的运动员是花样滑冰运动员隋文静和韩聪、自由式滑雪运动员顾爱玲、三支中国短道接力队以及同项目中的武大靖和冯可欣。

自由式滑雪运动员徐梦桃和她所在的空中技巧队看起来很有希望获得奖牌,但他们错过了 2020 年和 2021 年的比赛。单板滑雪运动员蔡雪桐也有类似的记录,在全球大流行之前表现出色,但在 2020 年和 2021 年错过了比赛成绩。

与前几届冬奥会相比,中国在奖牌榜上的主场优势是合理的。然而,由于 2020 年 2 月至 2021 年冬季奥运会期间的数据缺失,因此很难对此进行评估。因此,虚拟奖牌榜估计的 13 枚奖牌可能仍然偏低。

新 "运动帮助韩国和中国成为冬奥会奖牌竞争者

与夏季奥运会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冬奥会的规模也在逐渐扩大。冬奥会的起步可追溯到近 100 年前,当时只有 8 个项目的 16 个比赛项目。就在 30 年前,冬奥会的奖牌项目还只有北京 2022 年冬奥会 109 个奖牌项目的一半多。

1992 年至 2002 年期间,冬奥会项目出现了增加新项目的趋势。冰壶和雪橇曾是奥运项目,现在又重新回归,而自由式滑雪、短道速滑和单板滑雪则首次成为冬奥会的一部分。在 2002 年盐湖城冬奥会上,骨架滑雪重新成为冬奥会项目,从而完成了这一进程。盐湖城冬奥会上展示的 15 个项目自此保持不变,但奖牌数量比 20 年前增加了 31 枚。

1992 年至 2002 年期间,自由式滑雪、短道速滑、冰壶、单板滑雪和骨架滑雪的(重新)引入为更多的参赛国提供了赢得奖牌的机会。例如,尽管韩国自 1952 年以来一直参加冬奥会,但在 1992 年之前从未获得过一枚冬奥会奖牌。随着 1992 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短道速滑项目的首次亮相,韩国队成为冬奥会上的一个重要国家。自 1992 年以来,韩国在冬奥会奖牌榜上排名第 12 位,累计获得 70 枚奖牌,其中包括 31 枚金牌。

韩国的第一枚冬奥会奖牌是在已有的男子 1000 米速度滑冰项目上获得的(1992 年金允文获得银牌),但其后的 21 枚奖牌都是在短道速滑项目上获得的。韩国总共在短道速滑项目上获得了 48 枚冬奥会奖牌(占总数的 69%)。

同样,2022 年冬奥会的主办国中国在 1980 年至 1988 年的前三届冬奥会上没有获得一枚奖牌。然而,自 1992 年以来,中国已获得 62 枚奖牌。其中 46 枚奖牌(占 74%)是在中国前三届冬奥会期间未列入冬奥会比赛项目的项目中获得的。

传统冬奥会国家也从冬奥会新增项目中受益匪浅。加拿大(84 枚奖牌)和美国(83 枚奖牌)在 1992 年至 2002 年新增的五个项目中最为成功,韩国和中国紧随其后,瑞士、法国、俄罗斯和挪威紧随其后。

与中国和韩国一样,澳大利亚也获得了自1992年以来的首枚冬奥会奖牌,在澳大利亚获得的15枚奖牌中,有14枚是在1992年后重新引入冬奥会的项目中获得的。在法国阿尔卑斯山长大的高山滑雪运动员扎利-斯特高尔(Zali Steggall)是唯一一位在五个新项目以外的项目中为澳大利亚赢得冬奥会奖牌的选手。

虽然自 2002 年以来没有新增项目,但奖牌项目的数量却在不断增加,从 2002 年盐湖城奥运会的 78 个增加到 2022 年北京奥运会的 109 个。2002 年以来新增的项目中,一半以上是自由式滑雪(7 个)和单板滑雪(9 个)。速度滑冰项目自 2002 年以来增加了 4 个,其中 2 个团体追逐赛和 2 个集体出发项目加入了冬奥会赛程。增加其他奖牌项目一般是为了在冬奥会项目中增加新的女子项目或混合项目,以改善性别平等。

就哪些国家有可能获得奖牌而言,2022 年北京奥运会新增的七个项目似乎相当民主。预计将有 13 个国家在这些项目中进入前三名。预计没有一支队伍会在一个以上的项目中夺金。

根据尼尔森-格拉森诺特虚拟奖牌榜(VMT),奖牌榜前 13 位的国家中,除一个国家外,预计都将在其中一个新项目中获得奖牌。日本是唯一的例外,但日本人在混合团体跳台滑雪和混合短道接力项目中均排名前八。

根据 VMT 的数据,自 1992 年以来新增项目的奖牌将由 22 个不同国家在北京夺得。预计东道主中国(11 枚)和加拿大(11 枚)将在这些新增项目中取得最大成功,其次是俄罗斯奥委会(10 枚)、瑞士(10 枚)和美国(8 枚)。

2022 年北京冬奥会性别差距将降至历史最低点

尼尔森 Gracenote 公司的分析显示,在 2022 年北京冬奥会上,女性可参加比赛的项目比例将连续第 11 届增加。因此,在即将举行的冬奥会上,与比赛项目相关的性别差距将达到有史以来最小的水平,其中男子占 52.75%,女子占 47.25%。根据 Gracenote 的虚拟奖牌榜 (VMT) 预测,意大利、瑞典、美国、中国和荷兰的女运动员将在 2022 年北京奥运会上获得比男运动员更多的奖牌。

自 1992 年性别差距真正开始缩小以来,中国、瑞典、德国和加拿大的女性奖牌贡献最大。每个国家都有 50%以上的奖牌由本国女性获得。根据 Gracenote VMT 对 2022 年奥运会的最新预测,在北京奥运会上,以下国家的女性奖牌贡献率预计将超过 50%:意大利(77%)、瑞典(68%)、美国(64%)、中国(58%)和荷兰(58%)。

1924 年在法国夏慕尼举行的第一届冬季奥运会上,只有两个项目可以让女性参加:花样滑冰混合双人滑比赛和女子单人滑比赛。当时有 14 项比赛只有男子参加,因此,如果把混合双人滑算作一半是男子比赛,一半是女子比赛,那么性别差距就达到了 81.3%。在北京,这一差距下降到了 5.5%,这将是有史以来性别最平等的一届冬奥会。

自冬奥会举办以来,性别平等主要经历了四个阶段,在这四个阶段中,冬奥会项目不断增加:

  • 1924 - 1936:前四届冬奥会以男子项目为主。不过,花样滑冰从第一届冬奥会开始就实现了性别平等,而高山滑雪在 1936 年推出后,成为第二个实现男女比赛平等的项目。1936 年,共有 17 个项目获得奖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最后一届冬季奥运会上,性别差距下降了约 11%,为 70.6%。
  • 1948 - 1960:在此期间,女子比赛项目从 1936 年的两个增加到 10 个。到 1960 年斯阔谷奥运会时,速度滑冰在男子四项比赛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四项女子比赛,成为第三个实现性别平等的运动项目。越野滑雪也有女子项目,但只有男子项目的一半。在 1960 年的奥运会上,共有 27 个奖牌项目,其中 10 个为女子项目,1 个为混合项目,从而使性别差距降至 22.2%,这是 1992 年奥运会之前的最低水平。
  • 1964 - 1980:奥运会项目中增加了雪橇和雪橇,使奥运会项目增加到 10 个。不过,这些项目中仍有一半没有女性参加,而速度滑冰在 1976 年增加了第五个只有男子参加的项目后,现在男子获得的奖牌多于女子。1980 年冬季奥运会有 38 个比赛项目,但只有 12 个项目有女性参加,性别差距重新拉大到 31.6%。
  • 1984 - 2022:到 2022 年,性别差距将连续 11 届冬奥会缩小。这是通过三种方式实现的。首先,在 1992 年以来新增的 5 个项目中,男女项目数量相等。其次,在奥运项目中的其他 10 个项目中,大部分项目的男女比赛人数持平。第三,最近增加了混合团体项目。到 2022 年,女性可参加的比赛项目将是 1980 年的近四倍,性别差距降至 5.5%。

从 1984 年起,随着人们在奥运会上努力创造更好的性别平等,趋势发生了变化。男子项目的数量从 1980 年冬季奥运会的 23 个增加到 2022 年北京奥运会的 50 个,增加了一倍多。然而,在同一时期,女子项目的数量几乎翻了两番,从 12 个增加到 46 个。此外,混合项目的数量增加了五倍,从 2 个增加到 11 个。这使得在即将举行的冬奥会上,冬奥会项目的性别差距降至 5.5% 的历史最低水平。

随着 2022 年奥运会在雪橇比赛中增设第二个女子项目,15 个项目中的 12 个现在已经实现了性别平等。北欧两项是唯一一个没有女性参加的项目。

国际奥委会的目标是最终实现完全的性别平等。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增加一项女子双人雪橇比赛、一项大型山地跳台滑雪比赛和三项北欧两项混合比赛。在最近举行的这些项目的世锦赛上,这五个项目中的三个项目都有参赛,但在北欧两项全能世锦赛上只有一个女子项目。在 2026 年冬奥会上,随着滑雪登山项目的增加,性别差距将再次缩小。不过,男女项目能否完全平等,国际奥委会能否实现其目标,还有待观察。

谁是 2022 年北京奥运会的潜在明星?

距离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式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尼尔森的Gracenote根据其虚拟奖牌榜(VMT)数据和预测,确定了即将举行的冬奥会上可能出现的多枚金牌得主。以下是二月份值得关注的十位运动员:

Johannes Thingnes Bø(挪威,冬季两项) 

根据Gracenote虚拟奖牌榜,挪威男子双项运动员约翰内斯-廷恩斯-博(Johannes Thingnes Bø)在北京奥运会的四个个人项目和两个接力项目中都有机会获得奖牌。在这项竞争异常激烈的运动中,他在个人项目上将面临同胞斯图拉-霍尔姆-莱格里德(Sturla Holm Lægreid)、法国组合埃米利安-雅克林(Emilien Jacquelin)和昆廷-菲永-梅莱(Quentin Fillon Maillet)以及瑞典选手塞巴斯蒂安-萨缪尔森(Sebastian Samuelsson)和马丁-庞西洛马(Martin Ponsiluoma)等人的严峻挑战。

亚历山大-博尔舒诺夫(俄罗斯奥委会,越野滑雪) 

作为俄罗斯最优秀的越野滑雪运动员,亚历山大-博尔舒诺夫在 15 公里古典式比赛和 2x15 公里滑雪铁人三项比赛中均被 VMT 评为第一名。他在 2021 年赢得了前者的四次世界杯赛冠军,是后者的现任世界冠军。他在 50 公里项目中被 VMT 评为第二名,他所在的团队在 4x10 公里接力和团队冲刺中均排名第二。在 2018 年奥运会、2019 年和 2021 年世锦赛上,博尔舒诺夫每次都获得四枚奖牌。目前,VMT 预测俄罗斯人在北京总共将获得五枚奖牌。

弗朗切斯科-弗里德里希(德国,雪橇)

自 2017 年以来,男子雪橇一直被德国选手弗朗切斯科-弗里德里希(Francesco Friedrich)所统治。从 2017 年到 2021 年,弗里德里希赢得了男子双人和四人雪橇的全部 10 枚世锦赛和奥运会金牌。在过去 29 届世界杯或世锦赛的双人和四人项目中,弗里德里希赢得了 27 次冠军。自 2020 年以来,没有任何冬季运动项目的运动员能像弗里德里希这样成功。在过去 47 次世界杯和世锦赛比赛中,他只有两次没有获得第一或第二名,40 次获得金牌。

顾爱玲(中国,自由式滑雪)

中国最有希望获得奖牌的运动员顾爱玲是东道主中国唯一一位参加 2020/2021 赛季世界杯冬季项目比赛的杰出运动员。顾爱玲将在北京参加三个自由式滑雪项目--大空中技巧、半管和坡面技巧--并已在 2021 年世界杯的所有三个项目中取得胜利。她在世锦赛和 X 运会上都获得了半管和坡面滑雪的金牌。在大空中技巧比赛中,她也都登上了领奖台。VMT 预计顾颖琼将在北京夺得两枚金牌。

凯莉-汉弗莱斯(美国,雪橇)

凯莉-汉弗莱斯(Kaillie Humphries)曾代表加拿大队参赛,但在她的美国国籍于 2021 年 12 月得到确认后,她将代表美国队参加北京奥运会。十多年来,汉弗莱斯一直是世界领先的雪橇女飞行员之一,Gracenote 的 VMT 将她列为北京奥运会两个女子项目的第一名。她是这两个项目的现任世界冠军,并在本赛季的世界杯赛中双双夺冠。汉弗莱斯在团体赛中的最大对手是德国选手劳拉-诺尔特(Laura Nolte)和金-卡利奇(Kim Kalicki),而在单人滑项目中,她的同胞埃拉娜-迈尔斯-泰勒(Elana Meyers Taylor)和诺尔特是最大的危险。

Therese Johaug(挪威,越野滑雪)

挪威越野滑雪女领军人物约豪格在今年二月可能参加的所有三个奥运会单项比赛中均位列金牌榜前列。在过去两届世锦赛上,约豪格分别赢得了所有三个项目的金牌。不过,瑞典选手弗里达-卡尔松(Frida Karlsson)本赛季在最短距离的 10 公里比赛中击败了她。约豪格还将作为挪威接力队的一员参加2022年奥运会。挪威队将面临俄罗斯奥委会和瑞典队的激烈竞争。

亚尔-马格努斯-里伯(挪威,北欧混合赛)

自 2020 年初以来,亚尔-马格努斯-里伯在世界杯和世界锦标赛上共获得 32 次冠军,是过去两年中冬季运动项目中第二位最有统治力的选手。只有德国雪橇运动员弗朗切斯科-弗里德里希(Francesco Friedrich)夺冠次数更多,他也是我们的潜力新星之一。里比尔在北京有三次机会,因为他将参加普通山地、大型山地和北欧两项混合团体赛。根据最新的VMT预测,挪威人将获得两枚金牌和一枚银牌。

苏珊娜-舒尔廷(荷兰,短道速滑)

苏珊娜-舒尔廷(Suzanne Schulting)是目前世界上最优秀的短道速滑女运动员。在 2021/2022 年,她在 500 米、1000 米和 1500 米三个单项距离上都至少夺冠一次。她的强项是 1500 米和 1000 米。舒尔廷还将参加荷兰队的比赛,根据 VMT 的数据,荷兰队是女子 3000 米接力的热门队伍,也是混合接力奖牌的有力竞争者。

米卡拉-希弗林(美国,高山滑雪)

最有可能在北京奥运会上夺得多枚个人金牌的美国选手是米卡拉-希弗林(Mikaela Shiffrin),她在高山混合赛和大回转赛中都在VMT积分榜上遥遥领先。希弗林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斯洛伐克选手佩特拉-弗尔霍娃(Petra Vlhová)、瑞士选手拉拉-古特-贝赫拉米(Lara Gut-Behrami)和奥地利选手卡塔琳娜-连斯伯格(Katharina Liensberger)。希弗林在过去两届世锦赛上都赢得了包括金牌在内的至少三枚奖牌,在过去两届冬奥会上也都赢得了金牌。

Nils van der Poel(瑞典,速度滑冰)

在过去六届冬奥会上,荷兰人在男子速度滑冰最长的 5000 米和 10000 米项目上独占鳌头。在这两个项目的 12 枚金牌中,荷兰获得了 9 枚。不过,在北京,这两个项目最有可能的金牌得主是瑞典选手尼尔斯-范德波尔(Nils van der Poel)。他在今年 3 月的世锦赛上夺得了 5,000 米和 10,000 米两个项目的金牌,并在此后参加的所有世界杯赛事中夺得了这两个项目的冠军。根据 Gracenote 的 VMT 数据,荷兰选手帕特里克-罗斯特(Patrick Roest)和乔里特-伯格斯马(Jorrit Bergsma)以及加拿大选手特德-扬-布卢门(Ted-Jan Bloemen)和格雷姆-费什(Graeme Fish)是范德波尔最有可能的金牌竞争对手。

这 10 名运动员是 VMT 预测在 2022 年北京冬奥会上夺金的部分运动员。虽然大多数主要国家至少有一名选手有机会在冬奥会上赢得多枚奖牌,但这组选手最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预测与结果:按运动项目跟踪准确性

观看体育比赛之所以如此有趣,部分原因在于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奥运会更是如此。虽然尼尔森的 Gracenote 成功地根据成绩数据预测了奥运会最终奖牌榜,但要预测每个单项比赛的奖牌数却比较困难。

自 2009 年以来,我们的内部预测方法已经预测了每届世锦赛和奥运会的结果,因此我们能够对冬奥会的 15 个项目逐一进行分析,以评估它们的可预测性或不可预测性。雪橇、速度滑冰和花样滑冰与 Gracenote 的排名最为接近。最难准确预测的冬季项目是高山滑雪、跳台滑雪、冰壶和自由式滑雪。

雪橇

自 2009 年以来,在世锦赛和奥运会的 13 项女子单打比赛中,有 10 项都是由 Gracenote 排名第一的选手夺冠。不过,在 2020 年世锦赛上,夺冠热门塔季扬娜-伊万诺娃(俄罗斯)只获得第五名。一年后的 2021 年世锦赛上,排名第一的娜塔莉-盖森伯格(德国)错失金牌,屈居亚军。今年的奥运热门将是德国选手朱莉娅-陶比茨(Julia Taubitz)。德国选手塔佳娜-胡夫纳(Tatjana Hüfner,2010 年)和盖森伯格(Geisenberger,2014 年、2018 年)在进入奥运会前被 Gracenote 排在第一位,并赢得了奥运金牌。

总体而言,在世锦赛和奥运会上,60% 的雪橇奥运项目金牌都是由 Gracenote 在赛前排名第一的运动员夺得的。根据 Gracenote 的预测,59% 的奖牌获得者将进入前三名,93% 的奖牌获得者将进入前八名。

雪橇男子单人滑比赛变得更加难以准确预测。在过去五届世锦赛和奥运会比赛中,Gracenote 的头号选手无一胜出。在 2009/2010 年以来举行的 13 次重大比赛中,排名第一的运动员五次夺冠。费利克斯-洛赫(Felix Loch,德国)在去年的世锦赛上出人意料地被俄罗斯选手罗曼-雷皮洛夫(Roman Repilov)击败,但在北京奥运会开始时,他将排名第一,很可能排在同胞约翰内斯-路德维希(Johannes Ludwig)和雷皮洛夫(Repilov)之前。

速度滑冰

自 2009/2010 赛季开始以来,在主要锦标赛的 170 枚速度滑冰金牌中,有 90 枚(占 53%)由 Gracenote 排名第一的选手获得。在世界锦标赛或奥运会上排名前三的选手获得了 510 枚奖牌中的 331 枚(占 65%)。

男子团体追逐赛的数据最为接近,Gracenote 的 13 支排名靠前的队伍中有 11 支夺得金牌(85%)。两次意外都发生在奥运会上。2018年,挪威队让排名第三的荷兰队大跌眼镜。2010 年,被看好的挪威队被加拿大队逆转。在 2 月开始的 2022 年北京奥运会上,荷兰队将排名第一。

女子 500 米、3,000 米和 5,000 米项目与之前的成绩最为接近,13 名获奖者中有 9 人(69%)在赛前均被 Gracenote 评为第一名。安吉丽娜-戈利科娃(Angelina Golikova,俄罗斯,500 米)和艾琳-舒腾(Irene Schouten,荷兰,3000 米和 5000 米)在这三个项目中排名第一。自 2009/2010 年以来,男子 5000 米第一名在 13 次重大锦标赛中夺得了 8 次金牌(62%)。尼尔斯-范德波尔(Nils van der Poel,瑞典)此次占据杆位。

最难预测的速度滑冰项目是男子集体出发。自 2015 年主要锦标赛引入该项目以来,七位获胜者中只有一位曾被 Gracenote 排在第一位。今年的 Gracenote 排名第一的巴特-斯温斯(比利时)在过去三届世锦赛前也是 Gracenote 的排名第一。不过,他在 2019 年获得第 11 名,2020 年获得第 15 名,2021 年获得第 3 名。唯一的奥运金牌获得者李承勋(韩国)在夺金之前曾被 Gracenote 排在第一位。

花样滑冰

在 Gracenote 分析的 15 届世锦赛和奥运会中,207 枚花样滑冰奖牌中有 141 枚(68%)由赛前在 Gracenote 排名前三位的选手获得。在 69 名金牌得主中,有 35 名(51%)被 Gracenote 预测为将获得金牌。

在预计夺得男子单人滑冠军的 15 名男子花样滑冰选手中,有三分之二的选手夺得了金牌,而在预计夺冠的双人滑选手中,也有 60% 的选手夺得了金牌。内森-陈(Nathan Chen,美国)和羽生结弦(Yuzuru Hanyu,日本)八年来一直位居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的榜首。但是,当他们被预测将夺冠时,两人都与金牌失之交臂。虽然羽生结弦在 2015 年和 2016 年世锦赛上被预测为冠军,但他两次都摘得银牌。在上届冬奥会上,陈清晨被预测为冠军,但最终以第五名的成绩无缘领奖台;而在北京冬奥会上,他被预测为金牌得主。

近年来,双人比赛的可预测性也越来越低。从 2010 年到 2014 年,Gracenote 排名第一的双人滑组合连续六次夺得世锦赛和奥运会冠军。此后,在八对预计夺金的组合中,只有两对获得了第一名。在北京,世界冠军阿纳斯塔西娅-米希娜(Anastasia Mishina)和亚历山大-加利亚莫夫(Aleksandr Galiamov,俄罗斯)以及中国双人滑组合隋文静和丛涵似乎将成为最有力的竞争者。

花样滑冰项目中最难预测的是混合团体赛。在九次比赛中,排名第一的队伍只获得过一次冠军,即 2009 年世界团体锦标赛上的美国队。俄罗斯奥林匹克委员会(ROC)目前在 Gracenote 排名第一。

最难以预测的运动

在另一端,高山滑雪(Gracenote 排名靠前的选手中有 26% 获得金牌)、跳台滑雪(27%)、冰壶(28%)和自由式滑雪(28%)是最难正确预测金牌得主的冬季运动项目。当涉及到奖牌获得者时,ordic combined 运动是最难预测的--在世界锦标赛和奥运会上,只有 39% 的奖牌是由 Gracenote 排名前三位的选手获得的。

冰上曲棍球(98%)、花样滑冰(95%)、雪橇(95%)、速度滑冰(93%)和雪橇(93%)在重大比赛中进入 Gracenote 排名前 8 名的选手比例最高。而冬季两项(70%)、单板滑雪(75%)、北欧两项(77%)和高山滑雪(78%)则最少。因此,在这些项目中,排名前 8 名以外的选手获得冲击奖牌的机会最大。

自 2009/10 年以来最准确的赛事预测--世界滑雪锦标赛/奥运会

体育活动
预测前三名,获得奖牌

冰上曲棍球女子团队36 个中的 32 个(89)
花样滑冰混合队36 个中的 32 个(89)
自由式滑雪
混合空中技巧队

36 个中的 32 个(89)
花样滑冰
混合冰上舞蹈
36 个中的 32 个(89)
速度滑冰女子 3000 米36 个中的 32 个(89)

速度滑冰
女子 5000 米
36 个中的 32 个(89)

速度滑冰
女子团体追逐赛
36 个中的 32 个(89)

滑雪板
女子大气球
36 个中的 32 个(89)

越野滑雪
女子团体冲刺经典赛
36 个中的 32 个(89)

北欧联合
男子大山队
36 个中的 32 个(89)
来源:Nielsen Gracenote来源:Nielsen Gracenote

在下个月的北京奥运会将举行的 109 个项目中,女子冰球历来是最容易预测的项目。自 2009/2010 年以来的 12 次重大比赛中,女子冰球唯一的意外奖牌得主是瑞士(2012 年,排名第 5)、俄罗斯(2013 年,排名第 7)、瑞士(2014 年奥运会,排名第 7)和俄罗斯(2016 年,排名第 5)。这四支队伍都获得了铜牌,因此所有 24 名决赛选手在赛前都被 Gracenote 评为前三名。加拿大、美国和芬兰是 Gracenote 预测的北京奥运会奖牌得主。

最难准确预测的赛事--2009/10 年以来的世界滑雪锦标赛/奥运会

体育
活动

预测榜首 - 3,获得奖牌
自由式滑雪
女子大气球

6 项中的 0 项 (0%)
越野滑雪男子 50 公里自由泳3/15 (20%)

自由式滑雪男子越野滑雪7/30 (23%)
速度滑冰男子集体出发5/21 (24%)
北欧联合Gundersen Normal Hill/10公里8/30 (27%)
高山滑雪超级 G
9/31 (29%)

高山滑雪
男子高山混合赛
9/30 (30%)

高山滑雪
男子下坡赛
9/30 (30%)

冬季两项
男子 20 公里个人赛
12/39 (31%)

高山滑雪
男子激流回旋
10/30 (33%)
来源:Nielsen Gracenote来源:Nielsen Gracenote

由于主要锦标赛的样本较少,因此不考虑女子大跳台自由式滑雪项目和男子 50 公里越野滑雪项目,男子交叉滑雪自由式滑雪项目可能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尽管有许多世界锦标赛和奥运会的大量成绩数据提供给模型,但该项目仍然难以预测。

越野滑雪是一场精彩的计时赛,由多名滑雪者在包括大跳台和高斜坡转弯在内的技术赛道上竞速。比赛允许选手之间相互接触,这可能而且经常导致减速和撞车。一场比赛通常有四名滑雪者参加,决赛前会进行淘汰赛。尽管运动员的技术和体能都很出色,但仍有很多方法无法进入前三名,这使得越野滑雪成为一项特别混乱和不可预测的赛事。在 10 次大型锦标赛中,仅有 7 名奖牌获得者在比赛开始时名列 Gracenote 前三名。

十多年来,Gracenote 虚拟奖牌榜在预测整体奖牌榜方面被证明是准确的。但是,如果更仔细地观察一项赛事的不同运动项目,我们会发现更多的差异。这种变化正是体育运动引人入胜之处。我们永远无法确定将会发生什么。

关于东道国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说明

在许多冬季项目中,中国选手没有参加 2020-2021 赛季。这意味着,尽管我们对模型进行了调整,但奖牌榜可能会低估中国的奖牌数。这一问题也影响到短道速滑的韩国和速度滑冰的日本。由于这些国家的选手在今年冬运会之前参加了 2021-2022 年冬季运动会,因此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这一情况。


关于尼尔森 Gracenote 内容解决方案

Gracenote 是尼尔森的内容解决方案支柱,为全球领先的创作者、发行商和平台提供娱乐元数据、内容 ID 和相关产品。Gracenote 技术实现了先进的内容导航和发现功能,确保消费者可以轻松连接到他们喜爱的电视节目、电影、音乐和体育节目,同时提供强大的内容分析功能,使复杂的商业决策变得更加简单。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s://www.gracenote.com。

关于 Gracenote 虚拟奖牌榜

Gracenote Sports 提供全球最受欢迎的 4500 项联赛和比赛的丰富数据,以及可追溯到 1896 年第一届现代奥运会的奥运历史信息。Gracenote 虚拟奖牌榜是一个基于历届奥运会、世界锦标赛和世界杯的个人和团队成绩的统计模型,可预测各国最有可能的金、银、铜牌得主。这些信息以简单易懂的预测和无缝数据馈送的方式呈现,使广播公司、媒体出版商和付费电视运营商能够通过网络、移动和广播属性提供独特的奥运焦点故事。欲了解完整的虚拟奖牌榜、其功能和方法,请访问:https://www.gracenote.com/virtual-medal-table/

欲了解有关 Gracenote 2022 年冬季运动会完整产品组合的更多信息,请访问Gracenote 全球体育赛事解决方案

有关 Gracenote Sports 的更多信息,请访问: https://www.nielsen.com/solutions/content-metadata/global-sports-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