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_Elements/Icons/ArrowLeft 返回洞察力
洞察力>媒体

妈妈的基因观察职业母亲和家庭主妇的媒体基因

4 分钟阅读 | 2017 年 1 月

青少年们要小心了--母亲们正在寻找新的方式来分享你的宝宝照片。各种群体,包括作为家庭支柱的妇女,正在以不同的方式采用、消费和利用不断发展的技术。

这里说的是妈妈们。根据尼尔森《2016 年第三季度受众总量报告》,各类母亲对媒体和技术的利用率都非常高。不过,虽然职场妈妈接触这些设备和平台的机会最多,但家庭主妇对这些设备和平台却情有独钟。

事实上,根据该报告,在外工作的母亲的设备普及率要高于在家工作的母亲。职业母亲也往往更富裕、受教育程度更高,因此更有可能生活在高科技家庭中。

与家庭主妇相比,职场妈妈更有可能拥有各种多媒体技术。其中,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订阅视频点播(SVOD)的普及率分别为 98%、80% 和 74%。

非直播电视观看源(如 DVR 和 SVOD 服务)的增加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外出工作的妈妈们认为,能够在最方便的时候观看内容是一种必需。

随着这些女性在媒体领域的影响力与日俱增,营销人员和广告商有大量机会接触到她们。事实上,美国有 2,510 万年龄在 18 岁至 49 岁之间的女性,她们有一个或多个 12 岁以下的孩子,其中近四分之三的人在工作。同时,职场妈妈的比例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约 71% 的 18-34 岁妈妈有工作,而 77% 的 35-49 岁妈妈有工作。

但这并不是说,在技术和媒体消费日益普及的过程中,家庭主妇没有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事实上,尽管设备普及率较低,但与外出工作的母亲相比,在家工作的母亲实际上使用不同技术的时间更长。

由于这些女性在家的时间更多,因此她们有更多的时间使用直播电视和与电视连接的设备。

总体而言,家庭主妇每周通过电视连接设备观看直播电视和内容的时间比上班族多出七个半小时。使用时间的增加体现在所有平台上,最明显的是电视直播使用时间(增加 5 个小时以上),而在家的能力削弱了时移观看功能的相关性。

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家的妈妈们没有充分利用这些内容上的便利。这些女性每周观看 DVR/时移电视的时间是她们第二长的电视相关活动,略低于 4 小时,这仍然高于职业女性。

家庭主妇技术使用水平较高的趋势也延伸到了数字领域。在个人电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用户中,家庭主妇在每周使用时间社交媒体使用率方面都超过了职业母亲(平板电脑使用率是唯一的例外)。

在智能手机用户中,居家母亲平均每周花在社交媒体上的时间超过 7 小时,总体上花在设备上的时间接近 23 小时。虽然在平板电脑的总体使用时间上,家庭主妇和职业母亲之间的差距不大,但家庭主妇使用电脑的时间几乎是职业母亲的两倍。

许多儿童--但不是数字广告商--可能难以接受的一个问题是他们的母亲在数字设备上使用社交媒体的情况。在用户中,18-49 岁的所有母亲每周使用社交媒体的时间分别为:个人电脑近 2 小时、智能手机近 7 小时、平板电脑超过 2 小时。无论工作状况如何,21世纪的母亲们都会抽出时间来使用社交媒体。

尽管职场妈妈对电视和数字空间的使用率相对较低,但营销人员和广告商最好还是换一种媒体形式--广播。

职业母亲每小时使用广播的次数超过了家庭主妇,尤其是在上下班高峰期。广播是接触这些职业女性的重要途径,因为她们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远离家庭、电视或数字设备的环境中度过的。

对于职场妈妈来说,广播的平均一刻钟收听率飙升至近 17%,早晚上下班时间的平均收听率超过 14%。在家庭以外,职场妈妈在家以外收听率最高,达到 77%。

无论工作状况如何,母亲们对成熟和看似新颖的媒体形式的采用和使用率都在不断提高。但广告商在选择媒体时,应注意区分在外谋生的母亲和在家谋生的母亲的习惯。

继续浏览类似的见解